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正文

博时价值增长2 从连锁酒店到足球投资 郑南雁:这次跨界不再急着挣钱

时间:2019-06-26 08:0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陈梦妤 阅读:

近年来,一些高规格的世界级足球赛事总能吸引不少中国企业家到现场观赛,比如前不久刚刚落下帷幕的欧冠决赛,包括万达董事长王健林、建业董事长胡葆森、富力董事长张力等人都组团前往。

与此同时,中国资本也大量介入海外足球市场,并购了英格兰、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等地的多家足球俱乐部。其中,曾经的连锁酒店行业风云人物郑南雁收购的法甲尼斯俱乐部被认为是中资收购国外球队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专访了曾带领7天大步追赶如家,用最短时间实现IPO的企业家郑南雁,听他讲述从一个企业家到跨界投资人再到创业者的体会。

受访者供图

如何看待投资国外足球俱乐部?

从2016年夏天收购法甲尼斯俱乐部至今,这支球队的估值已经翻了至少两倍。

“真的就只是一门生意。”尽管不方便透露具体收购价格,但郑南雁还是耐心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尼斯俱乐部一年五六千万欧元的收入,在中国只能算一个小公司的体量。只要计算出公司管理的支出、收入,也就是评估好球员买卖和电视转播收入两个系统,“甚至不懂足球都没有关系,我也不需要直接参与球员买卖的决策。”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是郑南雁投资和运营国外足球俱乐部一个十分重要的理念。

在2016年投资法国尼斯俱乐部的时候,郑南雁就表示,投资足球,一定要投资“核心竞赛圈”做得很好的球队。所谓核心竞赛圈,是指球队竞技层面的实力,包括聘请教练、买卖球员、排兵布阵等,这个软实力,只能靠原来的团队来做,如果不好,就不能投。

“中国足球本身落后,你对人家指手画脚有什么好讲的。”郑南雁和当时一起投资尼斯的其他股东形成了共识,要给俱乐部原有运营团队自主权和支持。

“任何一个行业进入国际化市场,就是你怎么和人家合作,而不是让人家完全按照你的想法,要给当地的人更多主动权。”他坦言自己不懂足球俱乐部的运营,但会对球队的核心管理层充分放权,尊重俱乐部传统,支持俱乐部很多发展计划。

无论是法国尼斯还是美国凤凰鸣扬,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强悍的青训体系,以此为一线队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足球人才。

比如尼斯的青训,享誉法国,人才辈出,拥有全欧洲最年轻的一线足球运动员,培养过法国国门洛里、莫德斯特等球星;美国凤凰鸣扬俱乐部的青训拥有5500名职业球员,是北美最大的青训机构。

这些才华横溢的少年,即使不走职业足球的发展路径,也能够在知名高等学府获得更多其他专业方面的深造机会。

如何看待国内青少年足球教育难点?

海外足球俱乐部青训的经验,正是郑南雁希望引进国内的重要内容,也是后来麦菲足球俱乐部诞生的缘起。

自2017年麦菲落地到现在试运营的一年时间里,仅广州就招收了近1200名队员,布点覆盖4大中心城区18个社区化教学点。按照麦菲的构想,这将是一个逐渐呈井喷式发展的市场,预计到2020年素质教育规模可以达到1700亿元。

这是个体育行业,更是个教育行业,但郑南雁事先没有料到,这还是个“地产行业”。

“最大的问题是找场地太难了。”郑南雁原本以为,只是需要寻找一些合适的场地,然后长期租下或买下后进行简单改造,但他发现大城市里几乎没有场地可以用。

如此一来,他只好找各开发商去谈,“就好像回到了做快捷酒店那会儿,到处去找能改造的楼,最终逃不开跟地产有关。”

一件原本“轻资产”的事,猝不及防地变“重”了。

但好在事情总有两面性,郑南雁乐观地想:一方面,从行业竞争来说,门槛被拉高,很难有对手会愿意做这个事情了;另一方面,随着城市发展,未来土地只会越发稀缺,这些长期投资的球场只会更值钱,甚至成为麦菲重要的营利来源。

青训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过程,国内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课外时间逐渐减少,能够投入到足球培训的时间就更少了。郑南雁表示,麦菲的学员里,大部分都是四年级以下的孩子。相比之下,国外的足球青训,能坚持到16岁青春期的孩子比比皆是。

除此之外,国内家长对足球教育也存在着不小的认知偏差。即便在很多足球水平很高的发达国家观念里,足球教育不仅仅是球技的培养,更是人格的培养,本质上是一种素质教育。“但目前国内的家长一般只重视语、数、英或艺术类的教育,对体育类的教育重视程度不够。”

(责任编辑:大管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